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不出來, 用寫的好嗎?

    一直以來就沒有那種開口要溫暖的個性, 有事發生就寫寫字舒發,  雖然大多時侯是別人看不懂的撲朔迷離, 但目的本來就不是讓人看懂.  安慰只會讓人更難受, 所以選擇讓心關禁閉, 一個人去面對.  覺得心酸就和著眼淚吞下去; 覺得痛苦請猛K自己讓皮肉之痛痛過心上無形的痛; 覺得茫然不知所措時, 酒精是最好的調解劑; 開始胡思亂想就埋没在電視那沒日沒夜的八卦政治社會新聞裡頭.  想擁抱就抱貓抱狗, 想溫暖就躲進被窩, 想說話就化成文字流竄於一篇篇的文章裡. 

    聽說那個髒亂漆黑的角落還在原地等我, 它其實一直沒有消失過,  因為它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再回到那個位置去反省, 去追思, 去屠殺所有想繼續的念頭.  當回到那個真正屬於我的角落, 就不用強悍.  我可以肆意放縱情緒, 可以釋放所有灰色的思想, 用淚水磨墨, 畫出一幅關於我被殘殺的地獄遊記. 

    我寧願從來沒有來到這個世界, 所以不會為了消失而感到不捨.  沒有想留下的念頭就不會覺得分離的苦痛.

    放心吧.. 明天再看到我, 還是會笑臉迎人, 因為不在那個角落時, 我做的是強者.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 反覆地練習著一個人的生活, 因為你逼著自己一而再地練習著他反覆無常的性格隨時帶來的暴動. 

終於, 你畢業了!

在一次次的練習過後, 漸漸地學會了接受打擊. 從一開始的錯愕, 六神無主, 無可置信, 到無言以對, 徹底絕望, 然後是默默接受.  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練習後, 你學會了不再多說一個字來辯解所有無理的指控與罪狀. 如果每一句以打擊對方為主的言語都那麼輕易就可以被說出來, 這證明了什麼? 大多數人都喜歡逞口舌之快, 當下只想著要贏, 全心全意追求的目標只有贏得那場爭論為主.  當傷人的話被製成利刃被一而再地射向對方時, 從胸口流出的無色血液是看不見的悲傷.  而乾涸的淚腺則是因為過度悲傷.  並不是不難過, 而是再也不知道從何難過起? 其實更不知道的是, 這早就練習了無數次的悲傷何以會一而再地發生.  如果他學不會把每一次都當成借鏡, 那就是放任自己以翻舊事的方式來提昇戰鬥力.  是的, 當你放棄了,死心了, 這戰爭他就是贏家.   但我告訴你, 他只是表面的贏家!!!

如果贏了表面可以讓人開心, 那種開心可以維持多久? 夠不夠支撐到猛然想起自己的莽撞行為. 

當判刑時你選擇用無言抗議不公, 你接受所有要與不要的反反覆覆, 也接受一次又一次毫無道理的控訴.  你處於被動的狀態讓他恣意起舞, 但這些並不表示你認罪.  不表示他說的都對. 也不表示你認同他的行為.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