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說寫寫字可以釋放點什麼, 文章是不是真能將鬱結在心的那團不知名舒解? 如果可以我要一直寫一直寫一直寫, 一直到那團不知名消失, 或是如諮商師說的與之和平共處.  那麼我就會是那個該成為的那個我.  至於什麼樣的我是該成為的那個我?  我其實也還不知道, 但我想那個我會是快樂的有自信的, 不用總是小心奕奕地害怕著什麼.  是這樣吧?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