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禁轉載 ))) 

 

我放棄的是美好的愛情,或留下了永恆戀情

=========== 

等我發覺時,妳的手已經不知道勾著我多久了。就這樣左手臂緊貼著妳柔弱的身體在街上逛,我們漫無目的東晃西走。妳和我都不知道該往哪兒去,但都沒人提出打道回府的建議。或許是心思有點亂,我想著小琳還在家裡等我,而我卻跟一個第一次見面且只交談兩個多月的陌生女子大逛東區。我猜想妳想的和我一樣,家裡有個伴,卻還大膽丟出和我見面的提議,而我也大方答應,就這樣我們見面了。我知道我們心裡都有了悸慟。心湖上的漣漪正緩緩擴大,正慢慢將我們原本平靜的生活撕裂。

「想去哪兒呢?」我問。並用被妳勾著的手撥開太長而刺進眼睛的瀏海,在甩開妳手的短暫瞬間,我覺察到妳臉上表情似乎因為手被甩開而感到失望。或許妳怕這隻手再沒有勇氣或機會勾回我的手臂?於是當我理完瀏海把手放下時,一碰觸到妳的右手就順勢將它牽起,把它緊緊包在我的左手掌裡。並不意外,妳沒有反抗,甚至也沒有流露出一絲疑惑或罪惡,雖然只是一抹輕到幾乎察覺不到的笑意在妳臉上怍然一現,但還是讓我看出來了。我用一個淺淺的微笑回應妳的大方和勇敢,然而下一秒,我隨即收回笑容,因為我想起家裡毫不知情的小琳。

「不知道。」妳說。「不如去開房間」妳手指往上指了指,這時我才驚覺我們正好停在一間樓上開著旅舍的大樓前面。對看短短兩秒後,我平靜吐出兩個字「好啊!」。其實我想看看妳的反應,或許也想試探這個可能性。我真壞,我心想,我怎麼可以這樣,但矛盾的同時卻又很期待妳的答案是肯定的。幾乎是馬上,妳說「好啊!」 語氣是堅定的也或許帶點小賭氣,然後妳逕自拉著我走進大樓。跟在妳後面看著妳的背影我的心有點酸酸的,但卻又甜甜的,是有點期待有點害怕,也有點小雀躍。電梯直達14樓旅舍中間這漫長的片刻我們沒有再交談,我可以感覺到彼此的緊張和不安。連在櫃台時也是妳向服務人員開口要房間,現在想想我當時真是沒用,怎會讓妳去做這件事呢?櫃台小姐給了我們1423號房鑰匙卡後,我們一前一後走進長長的走廊,妳的手始終沒有放開,幾乎是半拖著我,一直到打開房門進入後妳才鬆手一個人走向那張舖著暗紅色系床罩的大床。沒用的我把門關上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像個等侯命令的士兵一樣直立著,等著妳下一個指示。

「怎麼了?不敢嗎?」妳回頭看著我。「不敢就走吧,我一個人沒關係。」說這話時妳的嘴角是上揚的,顯露出屬於妳的驕傲。

我急了,大聲回答妳「不是的,我要我要!我要!」說完我被自己的急促嚇一跳,這一刻小琳已經完全從我的腦子裡消失。取而代之是眼前的妳,高高的,目測可能比我還高一點,身材微胖,穿著是隨意自在的休閒風。齊肩的直髮看起來很清爽,有點中性卻又帶點著女人味。尤其是妳圓圓的眼睛弧度,看起來靈巧又可愛。

「不是什麼?」妳調皮地問,「要要要,妳要什麼?」。笑開了的妳更可愛了。回想過去兩個多月以來聊天時我總習慣看著妳的大頭像,那應該只是隨興在馬路上的自拍照,照片裡頭妳看起來自然毫不做作,帶著淺淺微笑的臉部線條柔和,我總是想像妳笑開了的樣子,就跟現在這個笑容一模一樣。整整兩個月了我每天期盼的就是妳機智爽朗的回話,用現在這個可愛的笑容和我一搭一唱天南西北什麼都聊。

突然間妳走向我,柔軟的嘴唇毫不遲疑貼上我的,溫暖靈活的舌尖挑逗我半開的雙唇後直攻入內,那觸感我至今難忘。我們的舌頭像跳國標的舞伴時攻時守,時而糾纏不休。妳時而主動強勁吸允,時而放鬆且嬌媚被動地跟隨著我,此時我全身細胞全都振奮鼓舞,我回應妳的熱情,手不自覺脫去妳全身衣著,在一陣急切混亂裡完成了我們都無法克制的衝動。爾後,我們各自躺在床上喘息著,我聽見彼此發出的喘氣聲才驚覺怎麼我們連呼吸的節奏都可以如此契合,跟著上下起伏的胸口一起美妙合奏。

轉過身我再次緊緊擁抱著妳,妳將臉埋進我的胸口,雖然隔著一件束胸背心,我仍然可以感覺到妳呼出的溫熱氣體。

「怎麼辦?」妳說。

「......」我沒回話,因為我不知道答案。

「怎麼辦?」妳又問,並將頭抬起來,眼神直接打入我的雙眼,像要定了答案似地逼問著我。

「我不知道。」終於,我說,「我不知道以後怎麼樣,但我知道我現在要妳。」

這次換妳沒回話,靜靜看著我,等著我繼續說下去。

「我沒遇過跟我這麼合拍的女人。」

「然後呢?」

「我們聊過的,」吞了口口水,我很快地吐出這句討人厭的話 「我有個很愛我的女朋友。」

「然後呢?」妳一樣鎮定,像早就知道答案似地。

「對不起。」

默默地,我起身穿回衣服,回頭看向妳,妳也正看著我,眼中沒有一絲埋怨,臉上仍然帶著微笑。

「對不起。」我再說一次,「對不起。」

妳輕輕搖搖頭,「是我自己願意的。」妳說

我其實好恨當時的自己,怎麼會這麼狠心,而且一付得到了滿足了轉頭就把妳丟掉的壞樣子

「我真的很喜歡妳。」我走回床緣,再次把妳抱回懷裡。 「真的,是真的。」我說。

「我知道」妳的聲音很溫柔,「妳先走吧,我們線上再聊。」

然而妳卻沒有再出現。

 

===========

幾天了,毫無妳的一消一息。想到妳,我的心微微作痛。

「妳有煩惱嗎?」晚餐時,小琳問我。「妳最近好像比較沉默。」

「沒事。」我硬擠出一個笑容

「我們在一起多久了?」放下筷子,小琳嚴肅地問我,「妳有事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真的沒事。」

「其實我知道妳怎麼了。」

「妳知道?」瞬間我嚇出一身冷汗,妳怎麼可能知道,「妳知道什麼?」我問。

「一定是工作上的事對吧。」收起嚴肅,小琳笑著說,「一定是那個討厭的同事又惹妳不開心了?」,她的甜美和窩心一直是我最愛的人格特質。

「哈哈,沒有沒有,那個討厭鬼最近倒是沒惹我。」我鬆了口氣。

「那就好」她笑著,拿起筷子繼續吃飯

「妳不要擔心,真的沒事啦。」我也拿回筷子「妳知道的,女人一個月總會有七天心情鬱悶嘛。」

小琳的手放在我的臉頰上,溫柔地對著我說,「有事要告訴我,好嗎?」

「嗯。」我回答。

接著一整晚聽著小琳大聊她辦公室的八卦,那個像gay同事原來不是gay,他原來還有個未婚妻。而隔壁部門那個她不喜歡的女同事又搞上了某個網友正打得火熱。突然羨慕起琳的辦公室每天都有形形色色不同的八卦流通,而我工作的餐廳卻平淡無奇,最大的八卦就只有大廚和一個女服務生疑似搞曖昧。

琳說的話慢慢淡出,我看著她眉飛色舞的說著這些故事,心中百味雜陳,我知道小琳沒有不好,小琳很好很好,長得漂亮也懂打扮,有個做了8年以上的好工作,個性則是比較懂事成熟的那種女孩。跟琳在一起很幸福,她什麼都聽我的給了我莫大的滿足和掌權感。或許在一起太久了, 不知不覺就少了點戀愛最需要的火花。琳不再給我驚喜,每天的生活平凡到幾近無聊,我們這一年來連電影都很少看了。出門也只是上上館子,話題的全是工作和生活上的小鎖事。兩個人在一起時的激情曲線平緩不再回昇,感情關係就只剩家人般的情感輕扶著。

 

===========

幾年了,我始終沒有忘記妳。夜深人靜時妳總是稍稍竄進我腦袋,在我的想像空間裡四處留下身影。甚至幾次與小琳恩愛時,我會刻意閉上眼睛想像躺在床上是妳而不是她。而這時侯我會更加賣力,就像那天我用盡全身的熱情與激情來滿足眼前的女人。我的罪惡感一天天加重,每次做完愛我會藉故衝進廁所站在蓮蓬頭底下任冷水從頭澆淋,我想洗去我的罪惡。當我默默啜泣,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才明白原來我對妳的情慾是如此之渴望。雖然我確定我依然愛著小琳,也明白就算妳再出現我也不會因此與小琳分開。這種矛盾的情感每天折磨著我。

總會有一個更適合的人出現,如果每一個適合的人出現時就得抛去前一個,那麼將是一場永無止盡的追尋。這是我當時的想法,至今我也不知道是對是錯。我不確定我放棄的是終身的美好,或者我留下的是這輩子該得的永恆。

 

===========

又過了一段時間後我想我再也不會見到妳了

妳只會活在我的記憶裡頭

無論妳在哪裡,都祝福妳。

 

 

 

 

 

, , , ,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