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問我妳是不是太依賴對方,所以放不下,所以持續讓自己活在卑微裡。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我眼裡的妳其實早已經從閃亮的開心女生轉變成灰階的悲情代表。

妳說當初的好喜歡好喜歡在經歷大大小小無理取鬧的爭吵後早已磨到所剩無幾。妳不確定愛還剩下多少,只清楚知道妳的依賴讓妳過一天算一天。我不知道怎麼去回應妳對我說的這些心事,但我清楚知道自己也無法成為那個少了愛就只被依賴的人。如果沒有愛情就慢慢把關係裡的依賴消滅,成全自己是最好的解藥,但我明白妳現在並無法服用這帖藥劑。在還沒有把自己掉到最深的谷底前妳是不會也無法反彈回昇的,這是我看妳最可悲也最不捨的一面,卻無力幫妳一把。

看著妳終日鬱鬱寡歡,每天矛盾著如何把依賴拿走,我幫不了也不應該說太多旁觀者的風涼話。我明白不主其事的人看起來再簡單的決定,在當事者都是極其困難的。我們沒有權利用自己的主觀意志去批判任何別人的做不到,因為那些錯綜複雜的心情唯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了解。而光憑表象的我們又怎能用最簡單的思考去笑話別人的軟弱?

或許有一天當對方決定出走,那種不得不的狀況下,妳終究得被動去承受。如果愛這東西早就消失,那妳失去的也只是依賴。

現在的妳還沒走到終點,繼續放任自己索求著有人在身邊的那種溫暖,就用它彌補失去的愛情,過一天算一天。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