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有則關於一對表姊弟同赴瑞士安樂死的新聞對鎖衝擊極大

有關安樂死的議題鎖一向抱持同意的看法

鎖認為人是自主的, 死亡這件事能走得尊嚴也是應得的權利

安樂死和自殺還是有不同的差異

自殺是找不到出路決定放棄決定一了百了

但安樂死說得直白一點是等死的人想縮短那個痛苦的等待

 

鎖自知不久的將來當死亡來臨時

鎖會是一個人孤零零地與這個世界告別

運氣好的話猝死在自己的小床上

不痛不癢在睡夢中靜靜離開

如果是意外, 也希望是當下痛痛快快結束

最怕是病痛, 雖然鎖覺得生病是上天給予我們特別訂作的道別時間

可以交待後事, 可以無所顧忌完成某些一直不敢完成的心願

但在那之後, 等死的痛看過的人就懂那種撕裂

鎖指的當然是無法治癒的那種絕症

在一次又一次的治療後身體越來越弱

雖然樂觀以對卻仍不敵大自然的力量

如果最後得落個插管然後苟延等待先人來把鎖帶走

這種痛苦是不是不如就安樂死求得快活

鎖是這麼想的

至少死的時侯不是插滿管子不是臉部扭曲

 

或許鎖也該存這一筆錢

必要的時侯為自己的結局安排一場有尊嚴的離世

 

創作者介紹

琦拉日記 *Kila Journals*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