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禁轉載 )))

 

 

    她捲縮在沙發上發抖啜泣,有幾次她氣到舉手想把那支死氣沈沈的手機重摔出去,但理智告訴她如果他來電怎麼辦?那麼就不是他沒打給她而是她的衝動害自已接不到那通和好的重要來電啊!於是她會把舉起的手放下,看著黑色幕繼續等待。任由淚水不爭氣滑下,也不管鼻涕與眼淚融合後又鹹又黏的液體經過嘴唇繼續往下再經過下巴後一滴一滴落在弓起的膝蓋上。 

 

 

    『如果他真的再也不回來怎麼辦?』她不止一次詢問自已能不能承受?甚至她想著會不會他出了什麼意外?他不可能這麼狠心連正式分手都沒說就離開!「一定是這樣的!」她對自已說。於是她會瘋狂轉切一台又一台的新聞節目,看看有沒有哪裡撞車哪裡又出什麼意外的新聞報導。她覺得自己已經接近崩潰邊緣。

 

    在快不能呼吸時她用力大口把黏稠的鼻涕吸回鼻腔深處,衣角早因為擦拭淚水浸濕一大片。她伸了伸即將麻掉的雙腳,轉個身平躺在沙發上,雙眼直挺挺望向天花板那盞LED燈泡。她想起他說過要做一盞永遠為她照亮的小燈,天亮時靜靜坎在天花板看著心愛的女人,到了夜晚她需要時將用盡生命照亮四周。她記得當時她對這段話大笑不已,還嘲笑回去這麼無言的浪漫也只有他說得出口。氣得他直怪自已不解風情又不懂他的浪漫。她笑了,為當時的情景忍不住笑出聲,然後下秒想起現在的冷戰又開始放聲大哭。

 

    『是我的錯嗎?』她開始自責『難道我在堅持的是一個沒必要的無理取鬧嗎?』她開始動搖自已原來堅定的意志,『或許該由她來打這通電話?』她這麼對自已喊話『可是⋯⋯為什麼每次都是她先低頭?』『他一定就是吃定了我會心軟』想到這裡她開始變得有點生氣,然後一個轉身變成側躺在沙發上,眼光從燈轉到電視上一個流著利落短髮的新聞主播身上,『我絕對不會打這通該死的電話』她對自已信心喊話。

 

, , ,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