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過的時侯, 我會把自己關在漆黑的房間, 躺在柔軟的床舖上面, 眼睛直挺挺地望向天花板, 然後任由眼淚潰堤泛濫, 淚水在眼角聚集成一滴滴渾圓的淚珠後, 順著臉頰快速向下滑落.  感覺斗大的淚水像水龍頭般止不住一顆接著一顆匯集下滑, 很快地就可以感覺到兩側枕頭濕透. 很多時侯我只是靜靜躺在那裡掉下不爭氣的眼淚.  我發現原來沒有哭眼淚也可以這樣直直落個不停. 四周的黑暗像防護罩般把我隔離在世界的盡頭. 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盡情把不能說的難受拼命想藉著淚水的洗禮把它帶走.


有時侯我會在幾分鐘後開始啜泣, 然後再也忍不住地放聲大哭, 像一個小嬰兒似無忌憚用力發洩,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快速且沉重地呼著一口又一口的氣息, 胸部隨著用力呼吸上下起伏不定, 這時侯的我像是一部失控的機器哇哇哇地哭個不停, 直到用盡全身的氣力後才靜靜睡去...

 

創作者介紹

琦拉日記 *Kila Journals*

Soso 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